米果的粗茶淡饭

米果的粗茶淡饭

书中没有黄金屋,书中没有颜如玉,书中只有一条幽径,通向未知的、神祕的、趣味藏无尽的世界。我不知道是否开卷有益,只知道开卷有趣,十分有趣啊。

书友来聊天,问我,以我的饮食形态和生活方式,饮食文学我不看吧?非也,任何文学类型我都看,只要是文学。文学作品经过提炼,除了食物味道,还有人情滋味,这是很迷人的文类。虽然其中有好与坏、喜欢和不喜欢之别。

比较有意见的,是网路常见的美食分享文。如果是照片集锦,加上「好好吃喔」的简单旁白,讚按不下去。若食物是滚滚油尘、满满调味料,难免一阵噁心反胃,像看到某些政客照片一样。

我饮食清淡,虽然偶因情绪或压力而失控,狂吃垃圾食物,但那类垃圾吃法不是主流,恨不得从记忆中清除,自然不想在阅览中强化印象。

然而若有对味的、有所感、有所思的饮食文学作品,不但想阅读,还乐于推荐。米果的《一个人的粗茶淡饭》即是。

这本书名,一如写作发想,真好。一个人的粗茶淡饭,关键词是两个概念:一个人、粗茶淡饭。

粗茶淡饭,形容饮食简单,也意指生活简朴。

宋朝时期,太医孙君昉,自号「四休居士」,为士大夫看诊配药,不收钱。黄庭坚问「四休」是什幺意思?他笑答:「粗茶淡饭饱即休,补破遮寒煖(暖)即休,三平二满过即休,不贪不妒老即休。」三平,指衣、食、住,平平常常;二满,指满足于已有的名位。四休居士的生活观,吃得饱、穿得暖,不必贪不用妒,日子过得去,就够好了。

因此,「粗茶淡饭」四个字,是生活美学,还带有哲学意味。不是随便吃,随便穿,不讲品味,邋邋遢遢。

儘管谈粗茶淡饭可以发挥到哲学境地,但这种书不好看,幸好《一个人的粗茶淡饭》不谈深刻的哲理,仅仅是日常家居所碰到的事与人,想到的念头,与生活的态度,充满庶民意味。书里满满的人情,写自己的亲人、友人。

有的饮食文学写人,写得像外交史,跟哪个名人约在哪里吃了什幺,谁在谁家觥筹交错,宾客皆名人,往来无白丁。有些是家族国族交缠,吃饭应酬攸关国家兴亡。好不好,爱不爱看,见仁见智。

也有的饮食文学,学问饱满,像带着厚厚书籍上餐桌。而米果这本,都是小吃,话的是家常,平平实实,但个人色彩浓厚,书名的「一个人」,不但是独自下厨用餐的孤身状态,也指文字里透露出来的自我主张。

米果在书中,不断回应亲情的呼唤、故乡的呼唤,以及搬来台北内湖之后在地的召唤。诸多记忆中的食物味道,来自外婆、阿嬷、母亲等的手艺。写吃的,也让人物如剪影般跳出来。

而早年妈妈的味道,是粗茶淡饭,却不一定口味平淡。在上一代眼中,「人生没有太多深沉的奥义,吃饱是力气,把家人餵饱是光荣的工作。」即使儿女长大了,或迈入中年了,下手依然是口味重重的大气派。米果写道:「即使只是多了我一个人返家的菜色也相当澎湃,都不好意思婉拒那些高热量高胆固醇或「重鹹重油」,也许在母亲心中,出外的孩子可能都吃不到像样的菜色,全然遗忘了孩子已不是成长期那般代谢好、容易饿的青春肉体,而是来到必须顾虑体脂肪的年纪了啊!」

但是再怎幺重鹹重油,比起当下用化学元素表撑出来的食品工业所製造的食品,以及餐饮业者过度烹调的料理,老一辈的菜餚,还是显得简单家常。那是我们口舌已经不太能分辨的味道了。

因此米果写那个去柑仔店叫米的时代,为的不是複製食谱,或推广清淡饮食,而是怀念一份人情,是给钱打发要小孩自己去买便当的现代人所失去的人情,也怀念早年食物被处理好的简单状态。

是谁偷走家里的餐桌呢?米果问。只是因为忙碌懒得下厨吗?或者肠胃被制约了,想要添加物所散发出来的异香美味?

《一个人的粗茶淡饭》是清清淡淡的书,文字以及文字提到的食物,都是平凡无奇而踏实的风格。唯一加料稍多的,是语尾「啊!」出场频繁了点。篇篇出现一个语尾「啊!」可能都嫌多,有时一篇三四个,全书九十九个「啊!」,读多了也是会疲惫的啊!

《享受吧!一个人的旅行》

上一篇: 下一篇: